每一年都是這樣。

年菜又是滷牛腱豆干海帶大腸頭、筍絲蹄膀、煲雞湯、煎蘿蔔糕、梅干扣肉。
照慣例的年夜飯後,全家快快洗完澡,四個人交換紅包,就開始摸四圈。
聽到一陣鞭炮聲,表示過年了。

這就是我們家固定的過年行程。
所以我總說我很閒都在家,歡迎大家找我出去。


昨天小年夜打掃房ˊ間的時候,
忽然想到,三十多年來,我從來沒有一年沒有哥哥在家。
昨天老爸"央求"我打電話給離家多月的哥哥,問哥哥要不要回來吃年夜飯。

他斷然的拒絕。
事實上,他早就拒絕了。
不耐煩的說,不是說過了,不會回去啊!回去幹嘛?
吃年夜飯啊...
幹嘛要吃年夜飯,我在外面住的地方有飯吃就可以了,
我幹嘛要回去。

耐不住我的拜託跟沉默,老娘已經很給他台階下了。
他最後很無奈的說,好啦我再看看。
最後傳達給老爸的是:哥說再看看。
老爸很火:什麼是還是要再看看! 現在當個小主管賺了點錢了不起了!

除夕,接近中午,老媽在外頭洗陽台,忽然摔了一跤,
大喊:我的手完蛋了!
我跳起來跟老爸衝過去,她扶著斷掉的右手,衝去穿了拖鞋就要衝去醫院。
我甚麼都來不及反應,外套一穿,拖著手機錢包就衝了。
媽媽心急的喊,妳快點先去急診幫我掛號。
我前所未有地一路快跑到醫院,一邊跑一邊禱告。
結果還是要排隊,
除夕夜的急診室很熱鬧:媽媽切菜手切傷、老人家血壓過低、感冒頭昏、小朋友撞破頭...
就是這樣,不管你是不是手斷掉,都要排隊。

我根本不敢看媽媽把扶著的手移開以後的樣子,她的右手斷掉了。
她還喊著,這樣好啦,就像你們一直叫的,我之後都不用玩facebook了。
我心想也是,莫非這是主做的?
急診室的老醫生先幫她用石膏固定,這樣就不用一直扶著斷手。
朱媽媽大叫,現在開始痛了,痛啊。
但我心想,難道要這樣痛到過年後開刀?

護理師問,妳們確定要在這邊處理嗎?
我們的骨科醫師現在在樓上,
因為今天早上有一個婆婆也摔到同一個地方,
現在準備開刀,妳如果要的話,就可以接著開。
朱媽媽覺得這裡離家近又方便,一口答應。
一旁的男護士說(不然要叫他什麼?):
不然我看轉到其他醫院也不見得有醫師可以幫妳開刀,今天是除夕。

對齁,今天是除夕。
妮看看我除了已經吃了一個禮拜的年菜之外一點都沒有過年的感覺。

爸馬上去辦住院申請,我還是昏頭轉向。
妳剛剛說早上的婆婆手骨折斷,同一隻手,同一個地方?
對呀,才剛剛而已,一樣也是滑倒,摔到也是右手,同樣的地方,所以骨科醫師過來開刀。
是主。

爸爸一直問我,你發簡訊給哥哥了沒?
我一直在忙著,掛號、領藥、幫媽脫衣服、幫她揉打針的地方、幫她扶著石膏手,亂七八糟。
發簡訊給他幹嘛?
爸爸一氣竟然衝回家拿手機發簡訊。

哥哥竟然出現了,
不發一語的站在旁邊。
爸媽臉上出現祥和之氣,一切亂糟糟忽然都慢了下來。
媽媽甚至都笑了起來,
護士說,還可以笑就沒事。
等候手術的期間,爸爸還跟我聊天,可見心情之好。
哥哥耐不住尷尬離開,發了簡訊說傍晚會回來出院結帳。

手術一切順利,辦完出院,爸扶媽媽回家,
哥哥要走了。
我抱著傳福音的厚臉皮,問他,晚上回來嗎?
晚上不回去。

今年的過年很不一樣。
媽媽在睡覺,我跟爸爸九點多了才熱菜吃,媽媽醒了,用湯匙扒了幾口飯。
吃完飯等了好久,我們三個人交換紅包。
接下來呢?

媽媽又開始上facebook,殘而不廢。
老爸無奈的看電視,說,這是很不一樣的過年。
是很不一樣。
沒有甚麼事情,是會一直一樣的。
也沒有誰,會一直都在。
重複到令人不耐煩的過年SOP,其實就是很平凡的幸福。
我翻了翻facebook,返鄉年夜飯照紛紛出爐。

幸福,看起來都很像。
就是一直重覆一直重覆的平凡。

 

 

 



 

 

 

 

 

 

 

, , ,

咖啡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