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人参.jpg 

 

星期六,耳朵裡像是塞了塊濕海綿。
所有的聲音都共鳴放大,模糊。
爸爸在餐桌另一頭說的話震耳欲聾,但聲音卻像伊朗的文藝片一樣,我一句都聽不清楚。
我回話,吞口水,轟隆隆。 


悶著頭,中午還是頂著大太陽出門小排去了。
通常這種像是耳朵進水的現象,喝杯咖啡,午餐後就應該一切正常。
但這回沒有,回到家,睡到六點,
耳朵呈現一直好像在飛行中的飛機上的轟轟聲。

這次,要飛到,哪裡去?



一整晚都不大對勁,頭也開始痛,喉嚨也發乾。
主日起來,轟轟聲好一點,看來降落了。
坐起身,卻天旋地轉。
我扶著牆邊洗完臉,坐回房間,默默的化好妝,
心想,貧血就是這樣的,年紀也大了,早上一猛的坐起來是會這樣。
結果,不是。

東扶西晃的摸到廚房,喝完精力湯。
我很確定,這暈眩,不正常。
我可以坐著化完妝,但不代表我可以下樓騎車到辛亥路五段。
傳了簡訊,我躺回床上,昏到下午六點。

其中,爸媽房間的電視燒壞了,我聞到塑膠燒焦的臭味,睡得迷迷糊糊還以為是壁扇燒焦。
急忙摸去牆上開關,卻險些一頭栽倒在地上。
頭昏腦脹,一直有快要發燒的隱隱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星期一快要來了,為何一切都沒有好轉。
而我莫名奇妙躺了快兩天。

老闆出現在我的惡夢中,我的Slide還沒有做完。
我只好爬起來東摸西弄,心想,也許這病假一請下去,我就再也無法上班了。 
彷彿又回到一年多前的輪迴,心有不甘,這是祢要的嗎?

我跟多寶坐在陽台,看著黑嘛嘛的天空,
我想,主耶穌啊,我不知道祢是啥意思,
本來這份工作就不是我可以做的,也不是我自己想要的,
明明就是祢給我的,所以祢要怎樣看祢了。

躺下的時候,開始發燒了。
好啊,明天可以不用上班了。
設好鬧鐘,心想一早起來該怎樣在手機裡說明我的情況。

星期一,醒來,沒事了。
就像一場暴風雨過後,的,風平浪靜。
可惡,我今天又要上班了。


這就是人蔘...

 

 

 

 

 

 

 

 

 

 

 

 

 

 

 

 

,

咖啡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