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897.JPG    

是我的疏忽。
這些都是我昨天在整理去年的照片,才發現。

這是端午節那個主日的早上,朱媽媽提著親手包的粽子走在辛亥路上,
我們要去小區主日聚會,從辛亥捷運站,走到彩嬌家。
記得那天帶了二十幾顆粽子,很重,
但朱媽媽又不願意讓我幫她拿,才會有這一張從背後的側拍。
前一天才剛包完粽子的她,其實腰酸背痛得要命....
而且我還記得那天到最後,粽子沒有吃完。

DSC04125.JPG  
這是某個主日,回家的路上,朱媽媽在公車上睡覺。
常常我們一起坐公車回家的路上,兩個人在車上都累得齁齁睏,
因為通常聚會愛筵完再坐公車回到新莊,大概都四點多了。

後來,雖然朱媽媽堅持坐公車比較舒服又有冷氣,但我盡量都還是自己騎機車去。
因為機車減少很多等車轉車跟公車繞路的時間,也不用走這麼多的路,這樣我比較不會累。

再後來,朱媽媽就專心在網路上種田,不再出門了。
為此,我還跟她冷戰了好一陣子,遊戲也都不進去玩了,總覺得這樣沉溺遊戲不好。
她也不跟我說話。

有些人發現我從去年底又開了遊戲,也繼續種田了。
因為有一天我發現,朱媽媽寄信給她自己。
她的FB信箱是我幫她註冊的,所以密碼我當然知道,
但我沒事當然不會去看她的信箱,
反正也不會有人寄信給她,朱媽媽也不會使用e-mail這樣的東西。
有一天她密碼不知為何鎖住進不去了,要我幫她解決,我才發現。

她用兩個不同的email帳號,互相回信。
信並不長,因為她不大會打字。
也許就是一句問候,或簡單的說話,或murmur。
就在這一段,我沒有跟她說話的日子裡。

那天晚上,在電腦螢幕前看著她寫給自己的信,我淚流滿面,
於是我棄守了。
就讓她玩吧,就讓她開心的做她想要做的事情吧....
就像她自己常說,反正我們幾個都活不久(指我跟爸爸跟她自己),所以很多事情就算了吧。
很多事也不用去吵去爭,開開心心就好,沒什麼好計較的。



從三歲開始上幼稚園,我就是鑰匙兒童了。
在那個年代並不奇怪(吧?)
回到家裡通常只有我ㄧ個人,
一直到我十八歲高中畢業,爸媽退休在家,我才正式開始學著跟爸媽相處。
也許這就是我的功課,有的人是要學著向下管理,孩子是他們的功課。
我是要學著向上管理,好好跟爸媽相處,把過去Lost的學分修回來。

朱媽媽曾經說,她其實是很貪心的媽媽,希望孩子總是在她身邊。
我從來不能理解。
那麼,小時候總是讓我跟哥哥自己在家,妳難道不會擔心嗎?
但那是生活所逼,她說。

所以朱媽媽現在很珍惜跟我們在一起的時間,
我也是的。
鮮少有人像我這年紀了,還能常跟爸媽像朋友一樣講話。
大部分的人很早就住在外面,要不就是娶了嫁了。
對於爸媽的相處之道,幾乎都是「少說為妙」、「相見不如想念」。
很慶幸我用我的下半輩子來修這樣的學分。
我現在不是小孩子了,雖然還是會常常對媽媽說的話不耐煩,
但我總會提醒我自己:既然可以對外人這麼客氣親切,對自家人為什麼不能?
我們常常,對身邊愛你的人,反而容易毫無保留的,傷害。



MOM-01.jpg  
感謝耀宗弟兄幫我們拍的「搞笑母女檔」...

好希望朱媽媽能快點再回來跟我一起,
過召會生活。    

20090913-IMG_5505.jpg     

 

 

 



咖啡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蓓蓓
  • 這張好好看喔~ 寄給朱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