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sheep.jpg 
Cuby 謎之音~~要我比平常早起10分鐘都很難,但是晚睡30分鐘都不會有感覺。
       原來早起要先早睡,鄭重使用晚上的時間,才會生出早上的好時光。 
  

 

 

 

 

 

 


耶穌一天也只有24小時

 

關於時間的應用,我們是活在時間裡,我們的主給每個人的時間是最公平的,都是二十四小時,
無論你是總經理、還是員工、還是清道夫,都是二十四小時,無論你是一個孩子、五個孩子都是二十四小時。
財富有不同,智力有不同,但時間都是一樣。
感謝主,我們的主在地上,祂只過三十三年半,但是祂的時間,一點都沒有浪費,
甚至該在那一天被釘死,都是照著時間表,這實在是我們的好榜樣。

 

聖經也告訴我們:「要贖回光陰,因為日子邪惡。」有些機會真的要抓住,也要贖回。
時間的創造者是神自己,是祂給我們氣息,有氣息有生命,才有時間。
你我若沒有氣息了,沒有生命了,時間對我們就沒有意義。
主是生命的源頭,我們時間的應用,不是說我們會處理很多事情,叫做會利用時間,
乃是要先與主相通、要聯於主、要讓裡面得到滋潤、得到供應。
因為主是時間的創造者,是最智慧的那一位,我們許多事自以為有智慧,
但是惟有這一位基督我們裡面居首位、掌王權的才是真正智慧的源頭,
箴言九章十節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

 

今天地上很多人教導人如何運用時間,告訴你一分鐘都不可浪費,
但是他們忘記了時間的起源,生命的賜與者是這一位神自己,
很多人教導你該怎麼用時間,但是他們與神沒有關係,他們跑了很多,像無頭蒼蠅,但是在神看來他還是個閒站的人。
我們有主的人,我們一定要歸到源頭:我的時間一天的開始,要讓主在我裡面有一個新的起頭,我就需要清早起來,
第一件事,我裡面的人要得餵養,要得供應、叫我滿得生命,也滿得智慧,
你生命長進有多少,主在我們身上智慧的引導就有多少,惟有主的引導那個時間的應用才是最蒙稱許,也是最有價值的。

 

用最寶貝的時間,做最寶貝的事

 

我們應該儘量抓住時間,最寶貴的時間就是享受主的時間,而且這個時間很容易被偷掉,
我們一有其他的事,我們很容易就把享受主的時間作其他的用途,
所以主說:「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只是你們不人有我。」我們的一生可能忙了很多,什麼事都作,但是主說你們不常有我,
你的一生可能主的同在不多,主的顯現不多、主的說話不多、主的供應不多,
許多時候我們的事奉,很容易是吃老本的事奉。
今天吃這個老本,但是很少有新東西,這個不得了!我們還得要有新的!
因為我們的靈如果是陳舊的,弟兄姊妹聞得出來呀!
我們若是新鮮的,弟兄姊妹就感覺你的說話有活水的供應、有生命的分賜。
若是我們陳腔濫調,人家一聞,這個是隔夜的嗎哪,這是十年前的東西,不行、不新鮮,不能供應人,
所以我們這個人還得天天連於主,的確,主才是智慧的源頭。

 

許多人作了很多事,但是不一定蒙主稱讚,但是馬利亞,就作那麼一件,直到如今,那個香氣一直存著。
她作了一件美事,當門徒說:「何必這麼柱費呢?」主說:「你們不要為難她,她所作的是盡她所能的,因為常有窮人與你們同在,只是你們不常有我。」
馬利亞作了這麼一件在別人看是枉費的,在主看一點都不徒然,乃是作得最好,作得最對,最討主喜悅。
所以時間的應用,應該是「主求你教導我該怎樣數算我的日子,好叫我得著怎智慧的心。」
這是神人摩西的禱告,他這樣的禱告又說:「主啊,求你使我們早早清早就飽得你的慈愛。」
這個「早早」的英文是「清早」(early~morning)很清早就來飽得主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

所以親愛弟兄們,我們的時間要騰出所有的時間好好的來享受基督,惟有基督才是新鮮的。
你看電視,現在第四台可以從早看到晚,你越看靈裡越老舊,雖然那都是新的影片、新的東西,
但你靈裡會下沉,你會沉到一個地步,連主的名都喊不出來;你看報紙也是這樣,遊山玩水也是這樣。
地上、普天之下沒有新事,為什麼沒有新事,不是沒有新發明,是叫你的靈下沉,是叫你的靈被玷污,
是叫你的靈無法敞開、無法有一個新的度量來享受主一切的豐富。

 

 

 

 

時間的應用

 

關於時間的應用,我是感覺晚上不要太晚睡覺。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晚上太晚睡,早上就起不來,蠟燭不能兩頭燒。
比方說我們一個人至少睡六個小時吧!你晚上如果十二點睡,最早只能六點起床,叫我們五點半起來出不起這個代價。
那晚上如果一點睡,早晨最多只能七點才起床。
如果你想格外親近主,再拿出半個小時,除了睡眠時間之外,再額外給主半個小時,
比如說,你如果十二點睡,只能六點起床,六點起床都已經是得勝者了,有的說不定等到要上班七點才起來。
但是你如果五點半就起床,你每天比別人早起半個小時,你這樣日積月累,你就比別人長進很多,就成為屬靈的大富戶。
有錢人是一分錢一分錢慢慢累積的,有智慧的人,對神話語熟悉的人,是一個一個經節慢慢累積進來。
你不可能一個月內就把整本聖經讀完,也不可能一年之內就精通整本聖經,
我們要對聖經精通最少要花十年的功夫,這個包括你的努力,也包括生命的經歷,因為我們長進到那裡,主的話就開啟到那裡。
最少要十年的功夫,你如果能十年比別人早起半個小時,你那個長進就看得見。
你要早起的話,比方說你本來是十二點睡,六點才能起床,你要五點半起床,你就要十一點半就要睡覺。
鬧鐘不只早上要定,晚上也要定,我都十一點就讓它響,鬧鐘一響我就什麼都撇開,趕快洗澡、睡覺,
為什麼?晚上有所不為,為要清早有所為。
你晚上讀經讀得再好,睡一覺,就沒了,但是你清早讀經讀得好,不這只一天,也成為將來生命的供應,以及累積的啟示。
清早親近主,以及清早起來讀主的話,是最容易摸到膏油、最容易摸到天上的啟示。
同樣禱告,你若晚上禱告禱告得好,睡一覺,清早起來又空了,
但是你若清早親近主親近得好,這一天你先把時間給主,主在其他的時間裡,主都眷顧你,
叫你這一天不只時間把握得好,連你跟人的應對,你都發現有主的智慧,
怎麼跟上司講話、怎麼跟同事講話,你就會發現:奇怪,我今的話語裡面,怎麼這些話說得都很有膏油。
這不是你,是主的憐憫。
甚至有的時候你千方百計要找一個人,但是只要你好好起來禱告,
說不定那一個人主就差派到你的面前,你要找一個人連絡,主就把那一個人帶到你面前來,
節省你好多的時間,萬事互相效力,要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所以要晚上有所不為,清早才能有所為。

 

1. 調整作息

 

保羅時代沒有這個問題,因為愛迪生才發明電燈,在愛迪生之前人類都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所以在保羅的時代,人可能九點就睡覺了,他四點起來禱告,九點到四點這樣睡覺有七個小時。
對我們來講,「哇!怎麼可能四點?」但是你想一想,睡七個小時,也不算出什麼代價,對不對?
不能現在四點起來,是因為我們不可能九點睡覺,今天我們哪有可能九點睡覺?
除非我重感冒了,除非我生重病了,哪有可能九點睡覺?但是,我們要節省時間,需要晚上要早睡,清早才能早起。
你清早一早起,你心思清明,靈裡有膏油。
我們對於晚上睡覺時間都比較無所謂,十一點也好、十二點也好、一點也好、兩點也好,但是清早要起來就很計較。
比方說你本來是六點起床的,你要定五點半起來,你就覺得好出代價,
但是你晚上浪費半個小時,十一點半和十二點,你感覺差不多,其實你提早半小時睡,就能提早半個小時起來。
有一陣子我就在考慮,六點起床和五點五十起床才差十分鐘,但是能夠多睡十分鐘,總要多翻來覆去幾下。
我就發現仇敵藉著叫我們不知不覺浪費晚上的時間,來扣住我們清早起來的時間,
但是你我不可能晚上都一兩點睡,清早還能五、六點起來,這個實行久了一定垮掉,因為蠟燭不能兩頭燒。
你我最少要睡六、七個小時,你如果能十一點睡覺,清早就能五點起床,
弟兄們五點對我們來講不太可能,有些時候我們要把起床時間往前挪半個小時,
一下子不容易調,你可以先調十分鐘,再十分鐘……十分鐘這個月調,下個月再往前調十分鐘,再下個月再往前調十分鐘。
等你三個月之後,你這半個小時,你就定好這一年都不要動,除非有任何變動,每天比以前早起半個小時。
對我們在職的來說,如果能夠每天早起半個小時,讀經一年一遍,即使你連註解都讀,十分鐘到十五分鐘就讀完了,
你還可以唱一首詩歌,還可以背一處經節,晨興聖言讀一讀。
這樣,你享受後再去上班,靈裡滿了膏油,你的生活就不一樣,
而且遇到什麼事情的反應是出於生命的反應,不會出於天然、肉體的反應。
這是第一點,我是感覺要從晚上的時間調整起,清早才能調過來。

 

2. 將事情分輕、重、緩、急

 

第二、對事情對說,我們要分別事情的輕、重、緩、急,把上好的時間先獻給主,
還有,你上班的時間(我信你們自己會處理)公司裡面最重要的事,要擺在最先,
老闆的急件要擺在最先,同事的應酬,你有時間你該去才去,不該去,包個禮就好。
同事之間,其實有的人不在乎你去不去,只在乎你包個禮就好。
甚至有時候你不能不去的,吃到一半,你說「對不起,我上個廁所。」
藉著這個機會就溜掉(不失禮,因為你人去了嘛,否則你就被卡住了)有些場合能夠早早離開,你就早早離開。
但是對弟兄姊妹你就不能這樣,又遲到、又早退,前扣、後扣就沒有了,
可是對於那些世俗的應酬,不能不去的,你吃三道菜了,你就說:「我上個廁所。」然後你就走了,
很少人會發現你不在了,你如果說這個善意說謊不好,那你就乾脆直說嘛「對不起,我還有重要的事,我先走。」也很好,
我們不需要陪到底,但是召會的事,你我要忠心。

 

地上的事,有一天我們被遣散就遣散了,不景氣,說走就走。
但是神的家就不一樣了,主對我們那個愛、那種關懷,雖然人不一定能體會得到,一杯水都不能不得到賞賜。
何況你我在各個區裡面這樣的勞苦,弟兄們只要我們盡忠心,我們將來都有冠冕,所以你要把主和召會的事擺在第一位。

在台中榮總醫院裡面工作的一些弟兄們,只要我們去了,他們那個愛、那個熱誠,叫人很受感動,
所以有些弟兄姊妹,本來不太聚會的,一到醫院裡,弟兄們只要知道是弟兄姊妹住院,他們常去看望。
你知道一個病人躺在病床上,只要醫生多待一分鐘,他就覺得很受寵若驚,
哪常有主任、主治大夫到床前來,不只待一冷鐘,還常為你禱告。
其他的病人都問:「請問你是誰呀?為什麼這個主治大夫天天來查房都來你這兒?」
這個叫人的心滿得安慰,好多弟兄姊妹,不只身體得醫治了,靈也得復甦了,

我們對弟兄姊妹不可忽視這個,服事弟兄姊妹就是服事主,要在小事上忠心,大事上,主就有賞賜。

 

 

以我們現在的生活,我們不可能請菲傭,家裡大小事情,就是你跟姊妹兩個人要做的。
有時候接要送孩子,有的時候要洗碗筷或拖地,弟兄們,我們回到家,你服事姊妹就是服事主。
因為姊妹是軟弱的器皿,你可能幫幫忙洗碗筷,這個意義不只是幾個碗筷而已,這個意義表示你很體貼姊妹。
而你這一洗,她的心就滿得安慰,你再邀她出去看望或是一同來禱告,她是非常樂意的。
如果你回來只知道:「飯怎麼還沒煮好?」「孩子怎麼在吵?」她會感覺壓力很重。
特別是作弟兄的一定要體恤姊妹的軟弱,你藉著洗碗筷,你會更經歷主的卑微,也更多流露主人性芬芳的美德。
屬靈不一定天天回來都讀經禱告而已,屬靈是無論在哪一件事上都能把基督流露出來。
你連洗碗筷都要聯於主:「感謝主,你在地上都作過木匠,而且不是一年、兩年,說不定作了十幾年
(說不定祂從十二歲開始,一直到三十歲,都跟祂養父一起作木匠)主阿,你盡職事才三年半,你作人作了三十年,主我願意…」

 

我一下班回來,不是就老太爺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
不是的,我們回來,乃是還要把基督人性的美德活出來。
有些時候,孩子們的功課陪他做一做,陪陪孩子們,叫姊妹感覺輕省。
比方說我們現在住在四樓,我們樓下因為有一家照像館,它常常洗照片,
地下水管都被滲透了,水都有藥水的味道,我們就得到會所去提水。
那時候我姊妹的關節不太好,提水就很吃力,我一回去,一看到水沒有了,我就去提水。
她看見我提水了,她馬上幫我削水果,我提水回來了,我們就吃水果,
我們一面吃水果,一面交通,交通完了一起禱告,那個感覺就非常甜美。
所以弟兄們,家事我們還要殷勤的去做,有些外邦人說:「若能遠離廚房,我就趕快遠離。」
但是我們要說:「主阿,若是這一份能叫姊妹心得安慰,我願意服事到底。」

 

(by 林天德弟兄,節錄自新竹市召會網站)

 

 

 

咖啡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