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的馬偕.jpg 

護士小姐鼻子噴氣的說:齁,妳這樣根本就不像病人!

每天一定要出去外面放風一下,好讓自己不覺得像在坐牢.
就算去便利商店買杯咖啡也好,就好像平常一樣.

回來都會經過每週來報到的內科候診室,
還是像平常一樣,滿滿的滿滿的人,混雜各種味道的厚重空氣.
那種感覺真是奇怪,轉個彎,我就住在那房間裡面.

這麼多年熟悉的空間,卻有很奇妙的感覺.

整條病房有統一作息的空氣,下午五六點就都是飯菜味,
到了七八點,就都是水聲跟香皂的潮濕味.
健保房的病人好像一起講好似的好老好老,跟我同房的一個七十幾一個八十幾.
負責運送我去檢查的小姐都很開心,因為難得這麼輕鬆,
通常來這裡接病人檢查都是直接推病床或是推輪椅.
而且我不但不用她運送,檢查完還會自己走回去柳~


從開始吃抗生素以後眼睛就紅紅的,
但是我自己是真的沒有什麼感覺,倒是旁邊的人看到都覺得很恐怖.
長的像張鈞甯的醫生用小小鏡子射很強的光到我的眼睛裡頭東看西看,
看完左眼看右眼,看完右眼又看左眼....
就這樣看來看去好幾次,我實在受不了了,只好小小聲的說:
「我的眼睛要被照瞎了.....」

醫生看不岀什麼,是既沒感染也沒發炎,
張鈞甯說,因為藥物過敏極少有反映在眼睛上的,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反正開兩支眼藥水給我點.

後來李醫師,就把紅眼睛算在SLE的頭上.
反正免疫系統壞掉就是會有很多你不知道為什麼的狀況發生.

咖啡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