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jpg 

2009-10-26 01:58:43

昨晚,我夢見珠珠死了.
一覺醒來,她還是死了.

死亡是令人無法拒絕的臨到,
傷心是因為所有的曾經在一起時的開心都再也不會了.

不會在床上看完卡通以後一起滾來滾去,用頭猛戳妳
不會早上一起捲在沙發上賴床,
不會吃早餐的時候一直在腳底蘇來蘇去,
不會一起坐在陽台上的放風時間,
都不會了,就是沒有了 



林夕在「原來你非不快樂」的前言裡面說:

「我的快樂,會回來的.」
回不來的,只是那曾經讓人快樂的遭遇,
如果等待的是時光倒流,事件重演,快樂也只落得一去不回.
誰叫我把快樂建築於不斷流動的時地人.


是的,我不再把珠珠過世的文章置頂.
她已經真正的離開我了.

即便我再傷心,她也不會回來,了.

我過了一段「少了點什麼」的日子,有一點點,行屍走肉.
我以為會持續好一段時間,
但竟然才短短幾個月,我就漸漸習慣了.
所以,時間最可怕,誰也不能抵擋時間的「漸漸」這回事.
再怎麼刻骨銘心,也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了.


今年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嶄新的感覺,要做新事.
舊的,就讓它們過去了.
雖說這中間的過渡期有一點長,讓我想起「挪威的森林」裡頭,
女主角直子自殺前住在一個類似精神治療的機構,
藉著團體,藉著簡單的勞動,讓人們恢復社會所認為的「正常」.
後來,她自殺了.


去年大約這時候,我聽到了一個前編輯自殺過世的消息.
晚上搜尋到她的部落格,細細的讀著,我可以感覺到那個邊緣,無力,絕望.
她是個美女,更是個才女,覺得可惜,也震驚.
若是擁有這些人們都夢寐以求的美貌與才氣 ,為何還活得這樣痛苦呢?
看來,人生的意義,從來都不是看你擁有什麼來決定的.
 

但這個令我頭皮發麻的震撼,那天晚上,卻拉了我一把.
就像「在一起,就好」的封底上寫的:

當我們正往下掉時,我們什麼都不能做,
必須等到跌到最底端,然後蹬一腳,
只有這樣,才能重新回到上面.... 


在那之前,我一直以為已經到谷底了.
卻,還一直有向下的餘裕.
那天晚上,我來到絕望的谷底,遇見了她.
我忽然懂了.


村上春樹在挪威的森林裡面:
 「生不是死的對極,而是潛藏在生之中」











咖啡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