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邊的耳朵咕隆作響了兩天。
打哈欠,吞口水,大動作,耳朵裡頭好像耳屎在山崩一樣咕隆咕隆的。
但是用棉花棒挖,又挖不出啥,又很痛。
一早起床喉頭好像被砂紙抹過,沙沙的,於是下定決心要去看耳鼻喉科。

不到五分鐘就結束的療程,果然。
可能是感冒的前兆啊,喉嚨跟耳朵都沒有發炎,但是快了,所以先開藥給我吃。
耳鼻喉科醫師用像是醫生用來噴喉嚨藥的噴嘴那樣細細的東西伸進耳朵裡。
我還以為現在發明了噴耳朵藥。
但是醫生旁邊的螢幕上就有我耳朵裡的數位照片,
原來是數位攝影機。

左右耳各一張。
有些耳屎堆在洞旁,但不算多。
洞洞裡頭有粉紅軟軟的東西,是我的腦嗎?
這樣我頭部的構造大概太簡單了噢....

我想到以前大學時代常常說別人是"沒腦人"-哇~從你的左耳看過去可以看到右耳呢~

醫生叫我多喝溫水,多吃口香糖,可以調節一下耳朵裡的壓力之類的。
這真是個奇妙的療法。
總之後來就大概開了一些感冒藥之類的東西給我。
然後叫我去後面蒸一下。

蒸一下?
就是一個管子會噴出蒸氣,叫妳坐在那裡嘴巴開開對著管子,就是一個療程了。
護士就按下開關,叫妳嘴張開。
裡面噴出的大概是食鹽水之類的東西,因為這蒸氣有點鹹鹹,該不會是機器太久沒洗了吧...
我嘴開開坐在那根管子前面,不知道到底要蒸到何時。
我覺得我好像金雞,有夠笨的樣子

金雞二.jpg 

咖啡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oxx0314
  • 我從來不曉得SLE這麼誇張
    雖然曾經身邊有很好的朋友有這種病
    也聽她說過 很痛苦 很痛苦
    但是沒有你形容的這麼具體
    我領悟到了!謝謝!